Stories of WYHK

Source: 香港華仁書院 馬英圖書館(現學生圖書館)刊物1997年1月10日

華仁創辦人徐仁壽先生簡史

ystsui

Mr. Peter Tsui Yan Sau
(1889 - 1980)

徐仁壽先生生於1889年,祖籍五華人氏。其祖父為基督教會長老,父親任職教師。幼年隨父到香港生活,入讀聖約瑟書院,故篤信天主教。 畢業後到廣東梅縣任教中學,四年後回到母校聖約瑟書院任教。1919年,徐仁壽毅然獨自創立華仁書院,其後更邀得舊同事林海瀾先生一同 辦學。由於學校成績卓著,教育司批准華仁成為政府補助之華籍私人辦理之學校。1925年在九龍設分校,港九二校人數約為1200人,當時為 全港之冠。

徐仁壽先生為何在事業巔峰的時候突然退休,把辦學權轉讓給耶穌會呢?原來是跟徐先生之教育理想息息相關的。徐仁壽由教師出身,認為老師 要有滿意之待遇,安定之生活,然後能夠全心全意獻身教育。所以他辦華仁,教師待遇比官校薪金高出三分一外,尚有按年增加1.6%的制度。 這情況引起官校教員新金制度的大改革,到後來官校教員獲得教署大幅增薪,因而高出華仁甚遠。徐仁壽一直認為學校乃全體教職員之公產, 預料由私人辦理的學校,勢難實現其最高之理想。為了教師和學生的福利,毅然將心血結晶,親手創立的華仁書院付予耶穌會接辦。

徐仁壽先生宣告退休後,便轉往北婆羅洲經營樹膠業,而且很有所成。早於20年代,徐先生已定居於新界粉嶺,並置有田宅,而兒子徐家祥先生 在1946年被委任為第一個華人政府行政官,成就非凡。

華仁書院編年史 (1919-1955)

1919

cheung華仁第一位學生
Mr. Cheung Yan Sung

徐仁壽先生鑒於本港學校不足,華籍學子難以 入學,蓄志開辦新校。他於是年12月2日在港島 荷里活道六十號三樓開辦學校。十二月十日獲政府 批准註冊,遂將新校命名為華仁英文學校。開學之初學生只有四名。

1920

hollywo

羅便臣道2號華仁舊址

為容納更多新生,徐先生於三月租得卑利街54號A,四月把荷里活道正校擴展至四樓。因此也先後增聘石長安、傅紹康和Mrs. Hoyune任教。 (Mrs. Hoyune其實才是華仁的第一位女教師) 暑假復課,把卑利街54號A之校址,遷到更為寬敞之摩囉廟街33號。

1921

農曆新年以後,全校遷往羅便臣道2號,開展華仁校史的新紀元。

1922

10月1日華仁被列為補助學校;林海瀾先生加入華仁。

1924

九龍分校在砵蘭街成立。

1926

lamhoi

林海瀾校長

1月1日林海瀾獲委任為校長,徐仁壽任校監。

1928

7月時學生達800人,成為全港最多學生就讀的學校。 設立學生宿舍,名額為50人,暑假第一天便滿額,其後新學期擴大名額,也於第一天滿額。 九龍分校砵蘭街原址接近工場,受到噪音滋擾,於是在奶路臣街購地一幅,建設新校。1928年 年初落成後便遷往新校。

1932

frgalle

Fr. Gallagher, S.J.

7月16日邀請耶穌會Fr. Gallagher、Fr. Burke、Fr. Casey、Fr. O'Brien及Fr. Grogan等 神父任教於華仁。
9月1日,林海瀾調任九龍分校任校長。
12月31日,全校由耶穌會接辦。Fr. Byrne任校監,Fr. Gallagher任校長。

1933

華仁第一本校刊The Star出版。

1941

日軍侵略香港,華仁書院地牢改為紅十字會站,隨後學校便停課。耶穌會神父要負責接管各聖堂 和照顧流離失所的各地難民,工作非常艱苦。日軍佔領九龍時,在華仁書九龍分校陽拘禁了Fr. GallagherMr. McAsey (後來成為Fr. McAsey

1945

華仁書院於9月8日重開,及後並開辦中文中學。由於戰時華仁曾遷往澳門繼續辦學,便決定兼收華 籍學生和葡籍學生。

1948

2月17日開辦夜校。辦夜校主要的目的是要提供窮苦學生和因戰事而荒廢了學業的學生。他們的學費 每月只是三元,上課時由晚上七時至九時。

1949

開辦下午校,註冊學生有740名。下午校學生多來自中國內地或本地中文學校,故此英文程度比較差。
10月10日九龍華仁窩打老道新校址舉行祝福典禮。

1950

中文中學結朿。華仁中文中學的出現,其實是由於日軍佔領香港而造成的,它結朿時也有部份 學生升讀英文部。

1952

12月12日港督葛量洪主持九龍華仁開校典禮。九龍華仁校刊The Shield亦於是年出版。這年英女 皇伊莉沙伯剛好登基。

1954

10月7日香港華仁皇后大道東新校址舉行祝福典禮。

1955

9月27日港督葛量洪主持香港華仁開校典禮。

華仁舊生會超級會長 — 高福申

kofuksa

十三屆舊生會會長
高福申

高福申先生是1929年華仁畢業生,曾留學美國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學。 他是第一屆舊生會會長,而且當了十三屆會長。 他為了建造我們現時的校舍和九龍華仁的校舍,出了許多力。 高福申來自香港世家,兄弟眾多,其中不乏華仁舊生。最近過世的影星尤敏,她的丈夫高福球 便是高福申的弟弟,也是華仁的舊生。
 

華仁服務精神

前言

回顧歷史,華仁仔對社會公益和民族大義都十分關心,本期的主題 「華仁服務精神」就希望透過實際的歷史,細說華仁仔為善不甘後 人的優異表現。

聖雲仙善會賣物會

histre34

一年一度的明愛賣物會相信大家都十分熟識,而且參與這活動的同學 為數很多,為公益而籌到的款項也不少。回顧六十年前華仁同學在這 方面性質的活動表現亦很出色。就讓我介紹一下1938年舉辦的聖雲仙 善會賣物會:

多年來華仁都參予聖雲仙善會(Vincent de Paul Society)賣物會 的,同學們幫助善會籌到許多善款,全都用來幫助窮人。當時他們的 口號是「The poor get your money; we give you a run for it.」他 們除了籌款以外,其實也希望使捐助者能分享快活與歡樂。 籌辦這賣物會的工作相信跟現在的一樣辛苦,它從下午二時開始,連 續舉辦十小時的攤位遊戲活動,大概到深夜十二時結朿。同學們最傷 腦汁的要算是準備獎品了。據他們粗略估計,每小時送出一百份獎品,整 天便要1000多份獎品了。他們除了自製了許多模型飛機外,又到街市採購 如手杖、電筒、小玩具、鑵頭、化裝品等作為當天的獎品。

(資料來源:STAR Vol.7, No.1, Summer, 1939; pp.741-746)

華仁的班社

華仁班社(Class Clubs)是由來久遠的組織,它們多屬高年班同學的組織。 30年代末期班社已經很成熟,而且經常籌辦公益活動,服務社會。例如1938年 成立的星社、劍社和弓社,都分別主辦了一項大型的公益活動。劍社到難民營 協助由大陸逃避日軍侵略走難到港的同胞;星社主辦免費夜校,幫助逃難失學 之兒童。他們成立時開宗名義便提出同樣的目標:團結同學、互相扶持、服務 社會。

例如劍社成立時,同學們對班社的期望是:「香港的學生們,素來就缺乏了集 團生活的……我們三班甲(Class 3A)有見及此,知道沒有社團的組織,不獨 於現在的同學的感情,缺乏了聯絡,並且將來棲身社會之後,必定互相失散,那 麼,對將來落伍的舊同學們,便很難有提攜扶助的可能了。」 弓社成立時有這 樣的記錄:「……The Sword Club ran the Refugee Camp at Fanling; the Star Club is running a free night school. We cannot rest quiet; we feel we must follow the lead they have given. Some charitable and useful work of similar kind is the aim we have set before ourselves in founding this club.」

星社辦的夜校情況如何呢?1939年校刊有以下的記載:「星社之『華仁義校』 ,於斯產生,……得入學者百六十人,……除星期日外,每晚七時至九時授課 四堂,不放例假。……義校籌備之先,嘗向華仁全校同學籌款……」

(資料來源:STAR Vol.7, No.1, Summer, 1939; pp.800-801)

1938年劍社同學到粉嶺難民營服務一個月,寫出以下的經歷:「華仁書院第一 班學生,得校長同意,由教務長鄧乃理神甫(Fr. Donnelly, S.J.)率領,前 往粉領難民營服務,以一月為期,蓋將為緊急救濟會處理粉嶺難民營也。……於 是全班分為三隊,每隊約十二人,一在南營,一在北營,一在叉坑,叉坑難民 ,已有相當認識,能守秩序,且諸事均有規模,故辦事甚為順利。到(十二月) 十一日晨九時許,接收南北二營,二營相離約半英里,南營最大,共大車卡四十 輛,收容約一千,此處難民,不若叉坑之有秩序,有等且甚頑固,不遵規矩,尤 以南營最甚。……諸事多未就範,忙碌殊甚,終日不停……。更發現難民中有擾 亂竊物者十數人,鄧神甫遂於次日呼警驅之出營,千餘難民,乃賴以安。」

Fr. Donnelly在同期STAR亦有一篇記述的文字:「What will happen then to "our" refugees? We do not know; but this much is sure: that the memory of our work in the Fanling camps will remain with us until our dying day, and that Wah Yan will be proud in years to come of the part played by her sons in this war-work for the refugees.」

(資料來源:STAR Vol.7, No.1, Summer, 1939; pp.807-808;pp.737-740)

1949-50年的班社社徽
histre32

華仁書院國難籌賬會(Wah Yan College War Relief Association)

1937年9月,華仁書院同學和舊生合力組辦一個獨立於學校的組織,名 為「華仁書院國難籌賬會」。這組織有三重意義,值得我們詳細介紹: 自七七蘆溝橋事變後,中國向日本人宣戰,抗日戰爭開始,前線士兵浴 血苦鬥,為民族解放而奮勇殺敵,為國家自由而頑強掙扎。這激發了華 仁同學強烈的愛國心,他們都覺得非抗戰無以圖存,而且要跟中國同胞 患難扶持。日軍更且轟炸南方城市,人民死傷無數,極須醫藥救治。華 仁同學於是便發起籌賬活動,購買醫藥用品,運輸回國,救治同胞。 國難籌賬會成立以後,華仁同學,無論是正在就讀的或畢業舊生,跟師 長和神父同心合力,火速地籌募經費,購買醫藥物品,運送回國。華仁 仔愛國心可嘉,團結心也是當時的典範!

籌賬會的活動原來也是早期聯校活動的開始。華仁同學除得到舊生和舊 生的家屬協助工作外,也得到義大利嬰堂女校(Italian Convent School) 同學的幫助。他們組織了「婦女組」製作救傷包。華仁舊生會主席高福申借 出公司辦公室作為工場,嬰堂女同學和華仁同學的女家屬天天不停地工作九 個月,將原材料製成救傷包、漬血布、四方巾等。她們也造了千多套棉衣。 他們的藥物和棉衣,須分十二次運給長沙醫院和四路、五路和八路軍。

(資料來源:STAR Vol.7, No.1, Summer, 1939; pp.645-647)

histre33